现在注册,领取价值999元设计大礼包

一次用手电筒完成观看的寻梦之旅

梦不是一种躯体现象,而是一种心理现象。梦是一种愿望达成,它可以算是一种清醒状态精神活动的延续。梦,并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无意义的,不是荒诞的,也不是一部分意识昏睡,而只有少部分乍睡还醒的产物,它完全是有意义的精神现象——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关于梦,中西方自古以来都对其有所研究。同样梦境也是艺术家经常表现的元素之一。后印象派画家梵高说“我梦见我的画,我画着我的梦。”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电影《梦》用八个片段述说着一个童年的梦等等。很多艺术家都在用不同的语言和形式诠释着对梦的解析与描绘。

图1.jpg

作品《VESSEL OF DREAMS》局部

这次野美术馆举办的《二拾一梦》展览,正试图用他们的方式来回答每一个普通人,在庸常生活和美学之间,心里涌现出对于梦的无数次叩问,在现实中实现梦境的再现。

《二拾一梦》与通常所看到的展览不同的是,所有作品都出自于21个来自社会中不同职业者的众创作品,并不是职业艺术家的个人表达。参与者中有品牌策划人、导演、作家等等。

图2.jpg

作品《清醒梦》

本次《二拾一梦》展览的策划人也是野美术馆负责人杨皖莎女士,她介绍了整个展览的详细过程:“我们这次群体创作的21个人之前是互不相识的,通过网络平台互相认识。我们彼此交换各自的梦,在3天的时间里交换了近一百多个梦境,变成了一个从陌生到彼此有了很高信任度的团体,而这种交换梦境的过程也是本次展览的起始灵感。我们想通过展览的形式把这些普通人的梦境呈现出来。这次展览,我们没有请艺术家,只是一次普通人的展览。”

图3.jpg

展览现场

图4.jpg

作品《被干扰的记忆》

很多参展人都是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请假来的。其中一位成员章愳讲述了这次参展的感受:“我大学是在中国美院读的本科和硕士,但是,毕业后没有继续专做艺术,而是去了上海的一家设计公司,用自己的闲暇时间坚持创作。听说这个交换梦的活动,觉得很有意思也特别感兴趣。因为自己的作品也是和梦境、虚幻的场景这些题材有关的。”

图5.jpg

观众在用手电筒观看版画作品

通过手电筒完成展览的观看

进入美术馆大门,伴随着幕布的滑落,整个展厅的环境变得幽暗。随着光线的逐渐减弱,观者也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在黑暗的环境中每一件作品都需要用手电的光源进行观看。

图6.jpg

图7.jpg

装置作品《枕头呓语》,枕头里面有一个循环播放不同国家的人用不同语言讲述自己的梦的声音装置。

图8.jpg

视频作品

进入内厅,一件由一艘被切割的木船和金属薄片等元素所组成的装置作品《VESSEL OF DREAMS》进入观众视线。此时,手中的手电变成了参与展览的工具,光源照射到金属薄片上会反射出很多抽象的光束,遍布整个展厅。观者制造出的光束各不相同并相互交汇。就像这次展览的主题一样,每个人都在交换着彼此的梦境。

图9.jpg

图10.jpg

作品《VESSEL OF DREAMS

4
最新点赞
分享给QQ好友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QQ空间
174 分享 已收藏 收藏

评论(0)

大神,别默默的看啦,快登录帮我点评一下吧!
 
相似素材下载
双十二-设计师的狂欢节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