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家家·室内设计平台

一位抑郁的自由设计师的自白:不要把事业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之前有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因为抑郁症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艺术家似乎是抑郁症青睐的人群。

      国外调查指出,从事艺术创造的人群确实更容易经历情绪紊乱。研究者们认为,从客观环境上讲,艺术类工作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不固定、而且常常要承受孤独与寂寞,这些诱因都可能使艺术家成为抑郁症的易感人群。并且从气质类型的根源上看,一些适合进行灵感创作的人原本就属于先天性的抑郁型气质类型。(来源:壹心理)


      如此看来,从事自由职业的设计师们也符合易感人群的条件。、


      下面的这篇文章是来自美国自由设计师Shayna Hodkin的自述,她刚和抑郁症进行了艰难的斗争,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生活。她想呼吁设计师们,真的应该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了,不要总把事业看得比你自己还重要。毕竟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创作和赚钱,当你健康的时候这事会容易得多。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快乐的人,其他真正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抑郁和惊恐总是毫无征兆地突然袭来并且从未完全消失。


以下的情况你有遇到过没?


1.一个的故事

      我知道我最近产生抑郁的确切日期和时间。在八月一个早晨我正在穿衣服,犹豫了一会,我打开一个广播,广播上,最近去世的《Parks and Rec 》的作者HarrisWittels正在谈论他的康复体验。在他死后发布的追忆,听起来有点沉重。


       HW的故事击中了我——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很相似,他是一个善良的犹太孩子,喜欢费西合唱团,协作,依赖药物。不同的是他到洛杉矶开始吸食海洛因,而我搬到特拉维夫,开始为创业公司工作。

      听着广播,突然我感到头晕。

      在广播中,Wittels说,他决定最后一次去康复中心,因为他意识到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积极地想要活着——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另外,我的狗将被关进收容所,可能会被进行安乐死,我想不出一个理由让我不想死。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脑子可能有些毛病了。

     我的情况已经相当糟糕了。

     我的内心崩溃了。我不能从沙发上起来,无法穿好衣服。

     从那一刻,以及接下来的4个月里,我的生活就从“穿插一些好的和坏的事情,总体来说过得去”变成“一间没有出口的恐怖屋。”



2.你不能哭哭啼啼地打电话请病假

      这时正确的做法是,我应该要意识到那个时刻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然后立即去需求帮助。我应该要打电话给我的客户,暂停我的项目,并寻求专业护理。


     至少,我应该坚持服用我的抗抑郁药。

     相反,我崩溃了。在当月早些时候,我签署了2个首次参与的咨询项目,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够失败,也许忙碌会让这些情绪离开。

     我为自己的行为编造借口。


     我声称我单恋一个邻居,但他对我的热情鲜有回应。我声称自己伤心和孤独,压力大。我领养了另一条狗。


     除了悲伤或愤怒,我觉得无能为力。我不想承认我正在经历什么,以及它是如何影响我的生活的。我想享受我为自己创造理想工作,或者至少,把我的工作做完。


     我不想让任何人失望。

     我签了另一个客户,很快我的职业生涯开始出现问题。



3.抑郁我精疲力

     我状态最好的时候也不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很快地,我无法隐藏我糟糕的状态。

     出于隐私和骄傲的煎熬,我在逃避这件事。我停止吃饭,睡觉,健身和换衣服,终日沉浸在咖啡,豆浆和悲伤的沉重氛围里。

     我在床上哭泣。我在遛狗的公园哭泣。我在客户的办公室哭泣。最好朋友生日时我在他的洗手间里哭泣。我在特拉维夫大街的长椅上哭泣。我在试衣间、咖啡馆、音乐会和其他任何我可能哭泣的地方哭泣。

     我对自己的期望的就是早上能醒过,任何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

4.工作变得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我不能集中注意力,我可能就会错过最后期限–如果我不能在最后期限完成,我会被解雇–如果我被解雇,我就不能要求客户向他在创业的朋友推荐我–如果我自己去找他的朋友,他会问我的客户,我的客户就会告诉他我做得有多糟糕–如果我错过了这个最后期限,我就再也签不到一个新客户和我就会失去我的公寓,最终无家可归。


     当我发现我的人生道路完全依赖于每一个项目都非常完美时,我就很难开始做任何事情–因为没有什么是足够好的。突然间,我面临的不仅仅是抑郁,而是我的余生能否支付起房租。


     赌注太高了,我的焦虑让我奔溃。

     这种情况不可能不被发现,尤其是那些付钱给我希望我为他们的产品带来的创造力和活力的人。


     他们雇佣我本来是为了让公司更好,我却成了客户的灾难,我总是忘记最后期限,犯粗心的错误。

     所以当我告诉你厦门的事实时,请不要惊讶:我的客户每一个都在2个月内解雇了我。是每一个!


     客户A,一个品牌项目,说我不专业,很难接触,并要求退还她一半的定金。

     客户B,一个品牌与文案策划项目,说他们已经没有营销预算了。

     客户C,一个企业内部项目,甚至没有给我一个理由。他们不需要。

     最糟糕的是,他们都是正确的。


     我害怕窒息感,害怕业绩不佳或提供了错误的建议,我对他们毫无贡献。唯一让我感觉好些的事情是,躺在我的床上,盯着天花板。


5.在现实生活中承认我的弱点

     有些人(大多数人)甚至比我脆弱,他们还是可以去办公室,做他们需要做的工作,然后回家,对自己感觉良好。

     我做不到。

     那么我怎样才能为我自己而活?而不是在等待我的生命被烧尽。


     直到有一天,我不能再承受沉重的负担,所以,我决定离开。

     我刚刚失业,前途未卜,我计划了一次旅行,去世界各地拜访我的家人。

     我把它称为迷你版“饭,祷,爱。”我吃比萨,面包圈,印度食品和沙拉(我来自纽约)。我睡觉,外出,数月以来第一次,我没有在看到认识的人的时候选择掉头过马路逃走。

     我再次感到我像个真的人了。

     当然,我仍然有很多黑暗面。我害怕回到特拉维夫,然后崩溃。我在纽约逐渐地签下我喜欢的客户并找到我关心的项目。我为自己设了一些界限。

     在几个月最令人厌恶的、最黑暗的生活,使我畏缩和恐惧。我不相信我会说这样的话,我不相信我居然熬过来了,我太累了,要诚实面对自己和我的客户。

      我不再坐办公室了。要么远程要么不干。

     我不再接受要求晚上和周末工作的客户。比如客户A对我说,“好了,你现在可以继续睡觉了”!还比如一个的疯狂电话在下午1点钟打来,指责我不发送电子邮件,而事实上邮件只是趟在她的垃圾收件箱里。经历了太多这种事情,以后我不会和不尊重我的工作时间的客户一起工作。


     我不会和我不信任的团队一起工作。我不再需要这些的恐怖故事:像营销设计师不知道SEO是什么,或者产品经理告诉我,没有人会注意错别字。真的,我已经受够了。


     我收费更高,工作更少,需要时我会请假。我能掌握我自己的纠结和工作的节奏。

     我不是“猪八戒”上的赚劳务费的机器,我不要假装自己是个工作狂。

     我是一个早起的人,我可能不会在深夜回答你的电子邮件,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会认真回答。

     现在的斗争就是要保持住现在的状态。

     我每天都要战胜这场小战役:保证按时完成工作,不慌张;拒绝不切实际的期限要求;健康饮食,运动,睡觉,见朋友,做让我保持健康和快乐的事情。 


6.我给你的忠告

  1. 在你的心理健康上投资。

  2. 不要浪费时间假装危机并不存在。不要说服自己你需要金钱或经验。如果抑郁真的发生在你身上,立刻寻求帮助。

  3. 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创作你的代表作品和赚钱,当你健康的时候这事会容易得多。现在还不是时候。

  4. 找一个你可以信赖的心理健康专家。

  5. 去运动。去晒太阳。离开你的城市几天。打电话给好朋友。吃好吃的东西。

  6. 不要总把事业看得比你自己还重要。


我觉得大部分设计师应该都遇到过

【当然不是说一模一样,我指的是情绪和情况】

看后咱们回复讨论一下

做设计让你开心还是不开心?

你也是个有抑郁症的设计师吗?

13
最新点赞
分享给QQ好友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QQ空间
54 分享 已收藏 收藏

评论(8)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
登录评论
  • 设计就是一条不归路

  • 走过的叫足迹,走不到叫憧憬

  • 自由设计师不自由啊

  • 其实就我个人来说,大部分设计师一开始入行都是因为对设计感兴趣,做久了觉得难做大概是有没有保持“初心”
    接触室内设计这么久,和很多行内的人聊过,不管是绘图员还是设计师,入行要么对设计有兴趣,要么觉得好赚钱,感兴趣的其实占很多数。
    不是有句话说的很好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我有时候会想想自己以前的事情,觉得当初觉得很困难的事情在现在看来都不算事,所以当你现在遇到困难,咬咬牙熬过去了,以后回首回忆,也说不定也会觉得当初的困难其实都好解决。

    • 我的微信 15033960123 ZHOUYU_ 06-12 18:51
    • 说的好有道理 能加下QQ 微信或微博吗 我感觉我都要抑郁了却找不到一个理解我的人,能聊聊吗 ZHOUYU_ 06-12 18:49
  • 各位设计师们注意身体。

  • 选择性抑郁

 
纯子吖
广东佛山,扮家家室内设计
努力的我想得到认可
签到